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licia's Wonderland

穿梭于现实与仙境之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 咳咳!希望达到这个境界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求婚记(梦非梦系列)  

2006-07-29 20:53:53|  分类: 遨游星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“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!”
    “砰!”,可怜的壁橱门成了主人发泄的对象,被狠狠的一甩,咯吱咯吱的叫着“冤枉”。
    “表姐,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!”
    “决不!”一件衣服被扔进旅行箱内。
    “他是真心爱你的,你看这些玫瑰花……”面对着表姐的火眼,飘飘识时务的闭上了嘴。
    “你不说花还好!你看看!!这些花!他是不是打算改行开花店?”
    “这些花……嗯,是有点多!”飘飘无奈的四处看了看。
  一束、两束、三束……唉!还是别数了。玫瑰花束堆得到处都是,甚至已经出现了积压场景。现在整个房间就宛如一个玫瑰园……不,实际上,整个家都可以被称作玫瑰园了。再来看看颜色,很齐全嘛:红玫瑰、黄玫瑰、粉玫瑰、白玫瑰、桔色玫瑰……总之,是能有的颜色全有了。
  可是……飘飘气愤地想:你就不能换一种花吗?我只是拿玫瑰举了个例子,没有让你一直送玫瑰啊!这个大白痴!我怎么教出这么不中用的徒弟!
  “多浪漫啊!”唉,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既然已经拿了人家的好处,自然要替人家办事的!……最起码,好话还是要替他说的!“玫瑰,爱的使者。可以药用,也可以做菜,还可以泡茶……”这是什么和什么!“玫瑰……啊!这么多的玫瑰,啊!简直就是花的海洋,爱的海洋!”嘶……自己都觉得冷了。
  “那全送给你了,我可不想在海里淹死!”手里的衣服一古脑的全部倒进箱子里,使劲塞了塞。可恶!竟然扣不上!
  “啊?我可不要!”开什么玩笑,这么多玫瑰,成心想薰死人嘛!
  “那你就不要来管我!”可怜的衣服再次被倒了出来。
  “你……你误会了,啊……阿嚏,我对花粉过敏,自然不能要了。”
  “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?而且,你在这屋子呆了一个小时了,怎么现在才过敏?”衣服重新被塞进箱子里。
  “那个……”唉,这个差事真不好当阿!“表姐,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嫁给他吗?成千上万!你看他,外表出众,才华横溢……”
  “不要!”
  “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!”5555,我求你了!
  “我不是没给过……”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“实际上,我还真的企盼过。可是!”无辜的衣服再次遭到蹂躏,“你看看他干的那些好事!别的先不说!你说那是什么求婚词!”“啪!”用力一锤,箱子扣上了。
  “……”回想着他做过的事,飘飘只好在心里默默哀悼:大哥,不是我不帮你,实在是你自己不争气。
  “你也不用劝我了,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!再见!”拎起箱子就走。
  “表姐,你去哪?”
  “巴……”她猛地转过身来,“不告诉你!你们别再来缠着我!”
  “巴?”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,飘飘的脑袋开始运转,“巴黎?巴林?……巴黎最近有个展销会,应该是巴黎!呵呵,浪漫之都哦,很适合谈情说爱的!”
  飘飘掏出了手机……
  
  飞机起飞了。
  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:这下子可以摆脱他了。
  可是……
  为什么心里酸酸的?有点……舍不得……
  她叹了一口气,用力甩了甩头,把他赶出自己的脑袋。可是,当她向窗外望去时,却发现每一片云都好似他的面孔……
  她彻底放弃了!
  “希尔德啊,希尔德,你怎么这么没出息!怎么可以……”
  唉!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呢?
  飞机划过天际,人的心却划破时空……
  
  第一次见他,是在摄影大厅。
  那天,希尔德在督促完玛琳道夫公司的香水广告,在大厅里等车的时候,他就出现了。
  “对不起,小姐,您一个人吗?”
  本以为是哪个无聊的人士,可当希尔德转过头时,撞入眼中的是一身银黑相间的帝国军服,急急得抬起头,那一瞬间,她震惊了……
  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下衬出红宝石的光泽,象牙般面庞上是一双精雕细琢的冰蓝色眼睛,看似冷硬的唇上勾出一抹性感的微笑……这实在是神的最高造化!
  这个人……太合适了!希尔德想到,完全没在意莱因哈特的想法。
  “小姐,可以赏光吃个晚饭吗?”他的嘴在动,那增加笑意的眼睛显得更是迷人。啊?什么!嘴在动?他在说话?
  “那个……你说什么?”
  “小姐,可以请您吃个晚饭吗?”
  “……可以。”
  
  “希望这个餐厅你能喜欢。”
  “是的,我很喜欢。请问罗严克拉姆先生……”
  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今后就叫你希尔德,所以你也不要再称我为罗严克拉姆先生了,要叫我莱因哈特。”
  “好吧,罗严克拉姆先生。”
  “莱因哈特。”
  “嗯……,莱因哈特……先生。”
  两人对看了一眼,彼此都觉得不自在,气氛陷入僵局。
  “我(你)……”两人一起开口。
  “你(你)先说……”
  “我(我)……”
  两人再次对看了一眼,同时默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好象在演落俗的电影!
  
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!必须打开局面!
  “女士优先!”莱茵哈特抢先说道,把接下来说话的主导权交给希尔德。
  “是这样的,罗严……莱茵哈特先生……”
  “莱茵哈特!”这一次莱茵哈特非常固执。
  “莱茵哈特……”
  “是的,希尔德。”
  “请问你对拍广告有没有兴趣?”
  “……”莱因哈特愣愣的看着她,说不出话来。
  “是这样的,我是玛林道夫公司的总裁,我们公司最近新出了一款男式香水,我发现你很适合……”
  “等等!你是说,你之所以答应和我吃饭是因为你想让我作广告!”莱因哈特打断了她。
  “是的!”希尔德下意识的回答,然而对上那双愤怒的眼眸,她立即改口:“恩,也不是……那个……是的……”她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  莱因哈特很愤怒,因为被人忽视而愤怒。希尔德的眼里只有她的公司,而不是他——莱因哈特。
  “你要对我负责!”
  “……”莱因哈特一句话,如青天霹雳震呆了希尔德的大脑。她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盛怒中的狮子,好半天,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什么?请您解释一下好吗?”
  “你无视我的存在,严重损害了我的自尊,因此你要负责!和我结婚!”
  “……开什么玩笑!!”希尔德不顾形象的大叫到,引来无数目光。“谁要和你结婚!”
  满意的看着四周惊奇的目光,莱因哈特故意提高了声音:“你,希尔德,要和我,莱因哈特结婚。”
  闪光灯闪了起来……
  
  
  “最新消息:影帝莱因哈特在星河餐厅向玛林道夫公司的总裁西林格尔•冯•玛林道夫求婚!”
  “晨间报道:玛林道夫公司的总裁西林格尔•冯•玛林道夫昨晚在星河餐厅向偶像莱因哈特表白!”
  “最新消息:影迷围攻玛林道夫公司,抵制玛林道夫公司的产品!”
  “商业:玛林道夫总裁坦言:这是商业宣传!玛林道夫公司最新出产一款男士香水,有意邀请莱茵哈特做形象代言人!”
  “星新日报:莱茵哈特坦言:近期要与希尔德举行婚礼!届时好友吉尔菲艾斯全面负责婚礼事宜!”
  “绝密档案:兄妹相认!莱茵哈特是玛林道夫家族的私生子!”
  ……
  “啪!”希尔德已经看不下去了!
  玛林道夫伯爵微笑的看着女儿,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。
  “爸爸!这些报道……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!”
  “噢?有什么不好吗?可以提高我们公司的名声啊。”
  “不是提高,是诋毁!”
  “你喜欢他吗?”伯爵忽然转了话题。
  “啊?”希尔德愣愣的看着父亲,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他?怎么可能!我才和他见过一面!”
  说话的人没有自觉,听的人可不这样认为,“这么说,只要给你们相处的时间,你就会喜欢他?”
  “……爸爸!”希尔德跺了一下脚,女孩子的本性显露无疑。
  “呵呵,总是呆在家里会生虫子的,我也该走动走动了!这样吧,希尔德,从今天起,你休假,我来处理公司事务!”
  “……爸爸……”希尔德无措的看着爸爸。
  “你乘着这段时间放松一下,顺便把这事情解决了!就这么决定了!”伯爵不给女儿反驳的机会。
  “老爷、小姐,飘飘小姐来了!”汉斯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
  “快,让她进来。我好久没看到这丫头了!”伯爵吩咐道。
  “伯父~~飘飘好想你啊!”一道蓝色的身影直扑到伯爵的身上。
  “呵呵,飘飘丫头,伯父也想你啊!怎么最近都不来看伯父?”
  “人家忙啊!”
  “怎么今天不忙了?”希尔德开口了。她最拿这个表妹没辙了。
  “休假啊!”
  “今天星期五,好像还是上课的时间吧?”
  “……我想你们了,所以就来了!嘿嘿,也忘了看日期!”飘飘吐了吐舌头。
  “说吧!有什么事情!”希尔德不客气地问道。连伯爵也点了点头。
  “唉呀,干嘛这么……呃,那个,表姐,你要结婚了?”
  希尔德翻了一下白眼,她就知道这丫头来一定没好事!“不是!”
  “可是报纸上……”
  “你信他们,还是信我?”
  “表姐!我当然信表姐!”飘飘立即表示立场。
  “飘飘好不容易来一趟,希尔德你也难得有空,姐妹俩好好聊聊吧!我先去公司了!”
  “伯父,怎么是你?”
  “呵呵,我给希尔德放长假了。”
  “我送送伯父!”飘飘跟了出去。
  
  门厅:
  “丫头,有什么话,你说吧!”伯爵看着这丫头长大,在加上她天性纯真,所以伯爵比了解自己的女儿还了解她!
  “嘿嘿,伯父好厉害!伯父认为莱茵哈特怎么样?”飘飘也不客气,直切入正题。
  “我现在还不能下结论。不了解他。”
  “如果我说他很棒呢!”
  “我记得你说过,你的邻居是……他?”飘飘点了点头。
  “你是来当说客的!”伯爵直接用的肯定语气。飘飘又点了点头。
  “你这丫头……”伯爵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收人家什么好处啦?”
  飘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“一天约会,再加上五百张签名照片!”嘿嘿,赚大发了!
  “你自己看着办吧!我不会扯你后腿的。但是,你的主要问题还是希尔德啊!好好努力吧!”
  “只要伯父不反对,表姐就好办啦!”
  餐厅里的希儿德不会知道,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,她已被所有的亲人抛弃了。
  
  遥远的地方,莱因哈特看着报纸,得意的微笑浮上脸庞。
  “花无缺花店吗?请先给我定三百万只玫瑰……什么颜色都要!”
  
  “说吧!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  “表姐,我是来做伴娘的……呃,当然,是‘本来’!”
  “我不会和他结婚的!”
  “那报纸为什么连你们的照片……”
  “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啊!谁知道他就让我嫁给他!”
  “天啊!好浪漫!别瞪我,本来就是啊!”
  “那你嫁给他!”
  “我是想啊!可是人家不要我!”
  希尔德别过头去,开始想怎么摆脱莱因哈特。却不想飘飘再次凑了上来。
  “表姐,我说的是真话!如果他向我求婚,我二话不说立即答应他!”
  “那你……”
  “希尔德!”飘飘打断她,“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吧?”
  “他能是谁!莱因哈特•冯•罗严克拉姆,一个演戏的!”
  “他是影帝!连续五年最受欢迎的男影帝!你这个总裁怎么当的!不是还打算让他做形象代言人嘛!”
  “我当时可不知道他是什么影帝,本以为会省下一大笔费用,没想到反而会增加!大不了不用他了!”
  “不行!”不用他还得了?这不减少两人见面的机会嘛!“嗯,表姐,你应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……就是……让他做白工!”看着希尔德的表情,飘飘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!这是什么烂主意!不是怕莱茵哈特不做白工,就怕他肯做!
  希尔德收回目光,若有所思地看着报纸,问道:“飘飘,你认识莱茵哈特吗?”
  “不认识!”飘飘赶忙划清界限。然而看着希尔德沉默的样子,她又忍不住地改口:“嗯,其实严格说来,我认识他!”看到希尔德抬起头,她快速说到,“但是他不认识我!我是他的影迷!”
  “给我有关他的所有资料!”
  
  “莱茵哈特哥哥,表姐要你的资料!”人还没进门,飘飘的大嗓门先传进耳朵。
  吉尔菲艾斯惊讶的看向莱茵哈特,而后者一点表示都没有。
  “怎么回事?”吉尔菲艾斯只好问进门的飘飘。
  “她可能是想了解莱茵哈特哥哥吧!”
  “她?”吉尔菲艾斯糊涂了。
  飘飘像看怪物似地看着吉尔菲艾斯,“你不会还不知道吧?”
  “知道什么?”
  “他现在所有的心思全放在安妮罗杰身上,哪有空来关心我?”莱茵哈特插话道,口气里有那么一点酸酸的味道。
  飘飘来回地看着两人,而吉尔菲艾斯无奈的微笑着,“到底怎么了?飘飘?”
  “莱茵哈特哥哥要结婚了……”飘飘小心翼翼的回答。
  吉尔菲艾斯没有动。
  “齐格哥哥?”
  “不用叫了,他吓傻了!”莱茵哈特说到,同时把小山似的报纸杂志扔给飘飘:“把所有正面的报道挑出来,给她送去。不够的,我想你一定还有补充!”
  “嗯,嗯”飘飘逃似的离开了莱茵哈特家。
  
  “莱茵哈特……”
  “我要结婚了!虽然她还没有答应,但是我一定会把她娶回来的。你要做的是准备婚礼和送给我祝福!”莱茵哈特神情自若的说到。
  “你不是在开玩笑?或者故意……”
  “没有!”莱茵哈特打断他,扬起一张灿烂的笑脸,“我是真的爱她,希望你能同意!”
  吉尔菲艾斯失神了一下,然后温柔的笑了,他,真的长大了。“好!我祝福你!”
  
  “莱茵哈特,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见这位小姐?”
  “我还没追到手呢!”
  “什么?没追到手?那你怎么结婚?”
  “和她去教堂啊!”
  “莱茵哈特!不许给我打哈哈!”
  “……反正快追到了!”
  “……”
  ……
  
  想不到……他是这么的出名……
  看完莱茵哈特的资料,希尔德深深受了震撼,心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,自己却说不出为什么。
  然而……希尔德看看房间:
  这些花,是不是多了点?
  从今天早上八点开始,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有人送上一束花,到下午三点钟,希尔德房间内已经再也摆不下任何花束了。
  希尔德皱皱眉头,她对花没什么兴趣,只觉得很漂亮。但是,让它们活在土里不行吗?为什么偏偏要采摘下来?实在是很残忍的做法!
  希尔德拿起一张纸片,送花的人说这是罗严克拉姆先生亲自交代要送过来的。打开一看,微笑的面庞慢慢敛起风云……
  上面写着:
  每一天,我都要为你向佛祖祈求一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花。
  等到集齐九百九十九支时,我把它们送给你。
  我就不信!
  招来得蜜蜂蜇不死你!
  
  在拿起另一张,上面写着“
  茫茫人海中,为你怦然心动,
  你好似不在意的表情,却让我隐隐作痛,
  你的漠然让我不敢表白心迹,可我不能自拔,
  现在我要你明白……
  你踩着我脚啦!
  
  纸片在发抖,下一刻化作纷纷碎片。
  “汉斯!!汉斯!!”
  “小姐?”汉斯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记忆中从没看过小姐发这么大的脾气。
  “把……把这花全给我扔出去!”
  汉斯不动,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  “还愣着干什么!还有!以后这个人送来的花全不(部)接受!”
  汉斯再次停顿了一下,刚想开口,但再次被希尔德打断。
  “快啊!全扔了!”
  汉斯抱着大束的花出去了,嘴里不停的嘀咕着:“这些全扔了?怎么以后的还要全部接受啊?难道是用来腾地方的?那也用不着这样啊!”
  汉斯没有听清楚小姐的吩咐,而希尔德也没有听到汉斯的唠叨……
  
  时间回溯到数个小时前:
  “莱因哈特哥哥,你按照我说得去定花了吗?”
  “三百万只!够不够!”
  “哇!哥哥你好浪漫啊!”
  “哼!”莱因哈特很不屑这种小女生的思想。
  “对了,莱因哈特哥哥准备留言了吗?”
  “什么留言?”
  “随着花一起送过去的啊!”
  “要那种东西干嘛!”
  “傻瓜!这是不可缺少的!一定要补上!这样才够浪漫!”
  “那你帮我写!”
  “这要你自己写!”
  “不会!”
  “你……”飘飘真是觉得这位“徒弟”固执死了!“你这样怎么能追到像表姐那样的女强人!哼!”说完,飘飘气冲冲的走了。
  “切!小女生!”虽然口里这么说着,但是莱因哈特却拿起了电话,“花无缺花店吗?我要一些留言。……什么都行!……行,你念来听听。”
  对方:“每一天,我都要为你向佛祖祈求一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花。等到集齐九百九十九支时,我把它们送给你。……”
  “好!就这个吧!”莱因哈特打断了对方,不是不耐烦,而是他……有点害羞。
  “……先生,你确定?”
  “嗯!你再找一些类似的,随着花束送到玛林道夫家!”
  “啊,您是……”
  “啪!”莱因哈特挂了电话。对方的解释与疑问全吞到了肚子里。
  可是,莱茵哈特的求婚,呵呵,却由此陷入更大的危机中……
  
  “各位旅客,本次航班即将抵达巴黎,请检查一下安全带……”
  空姐的声音惊醒了希尔德,窗外,巴黎的繁华已透过灯光传达到眼前。五彩的光华,照射着空虚的脸庞。奢华的空气,扰乱着寂寞的呼吸。夜晚的巴黎,在此时的希尔德看来,是如此的虚幻……
  希尔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决定不再去想讨厌的莱因哈特和那些讨厌的花。现在最重要的是,仔细注意一下展销会,然后……好好放个假!
  
  展销会让希尔德很失望,没有什么可以让她亮眼的东西。烦躁的看着来来回回的人,无聊的晃着手中的酒杯,希尔德知道自己的极限快到了。
  TMD!希尔德忍不住在心里极没气质的骂道。自从碰到那个叫做莱茵哈特的人,她的世界全变了!莫名其妙的休假,稀里糊涂的逃跑,心浮气躁的参观,这都不是她的作风!可恶!为什么自己要被他牵着走?
  我要回家!
  有了这个决定,希尔德转身就要走。然而……
  “啊!”“啪!”前一声是希尔德的尖叫,后一声则是可怜的酒杯的最后哀鸣。
  希尔德用力捂住嘴,强制压下大叫“鬼啊!”的欲望,同时极力维持已被破坏的形象 。不过很可惜,她已成为全场的焦点。还好这个局面并没有持续几秒钟。当众人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时,焦点便立刻被来人——莱茵哈特所占领。
  这个全身完美,被炙热目光包围的男子,丝毫没有被周围的情绪影响,笔直的向希尔德走来。理智提醒希尔德要赶紧逃,不,走!可是偏偏腿一步也迈不开。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自己的面前。
  莱茵哈特毫不犹豫地抓住希尔德的手(怕她逃跑),轻柔(却让附近的人听得清清楚楚)得说到:“对不起,希尔德,我来晚了!”
  现在,希尔德确定了一件事:他是恶魔!
  ……
  
  第二天,巴黎的娱乐界就轰动了。
  “影帝莱茵哈特现身珠宝展示会!”
  “影帝千里寻妻!”
  “巴黎会是影帝的蜜月之地?”
  ……
  一样没完没了的新闻报道,一样抓不到正点。因为就在当天晚上,莱因哈特的第二次求婚……失败!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一走进房间,希尔德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。
  “娶你!”
  “你……”心猛地漏拍了一下,然而想起他的所作所为,火气又立即窜了上来,“我说过了!我不想嫁给你!我对你没有感情!我们没有了解,你懂不懂?”看着莱因哈特孩子般的摇摇头,希尔德告诉自己要冷静,要和他讲道理,“罗严克拉姆先生……”
  “莱因哈特!”毫不犹豫的打断。
  “……莱因哈特,”希尔德知道决不能和他较劲,只好顺了他的意思,“婚姻要建立在双方理解的基础上,我们才认识没两天,根本谈不上理解……”
  “结婚以后可以慢慢理解!”
  “……没有理解的婚姻是不长久的!”
  “是啊!”看着希尔德眼中的希望,莱因哈塔接着说道:“但是不包括我们的婚姻!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我们可以婚后慢慢理解。”莱因哈特慢条斯理的说道,似乎一点都不担心。
  “……如果结了婚,再发现不适合呢?很多当初热爱的人最后都以离婚结局,更何况像你我这样的陌生人!”
  莱因哈特斜了希尔德一眼,又让她的心漏拍了一下,“我们不是陌生人,你是我的妻子!”
  虽然话很动人,然而希尔德是个理智的人,马上从迷醉中清醒过来,“请纠正你的言词!先生!我还不是你的妻子!”
  “还?”看着莱因哈特古怪的笑容,希尔德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!收起微笑,莱因哈特换上严肃的表情,“离婚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!”
  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  “我就是知道!”
  看着那张霸道又自信的脸,希尔德忽然想哭,为什么?为什么他会这样的自信?为什么如此自信得他会找上自己?他为什么忽然要和自己结婚?他到底想要什么!
  “你知道?你知道什么!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?我的公司门口坐着你的影迷!我们的产品受到抵制!我连班都不能上了!你还想怎么样?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你要我怎么样你才甘心!”
  “只要你嫁给我!”莱因哈特轻轻抬起她的脸庞。
  “我不嫁!”希尔德猛地甩开莱因哈特的手。
  莱因哈特皱皱眉头,也许是无意识的说道:“这么粗鲁,还是女孩子吗?”
  “啪!”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莱因哈特的俊脸上,希尔德的眼眶红了,可是眼泪倔强的迟迟不肯落下,“滚!我是不是女孩子不管你的事情!给我滚!”
  怒气也浮现在莱因哈特的眼中,忘记了飘飘再三叮嘱的“千万要冷静!”,于是他喊道:“你不是女孩子我能娶你吗?”
  “你……”不堪回首的往事浮上心头,希尔德的理性再一次被莱因哈特扔掉,“只要是女孩子你都会娶是吧?那你找别人去!不要来找我!反正我这么粗鲁也不会嫁出去!”
  “什么嫁不出去!大不了我娶你啊!”
  ……沉默……
  ……沉默……
  “给 我 滚!滚!!”
  就这样,莱因哈特被希尔德“扔”了出来。在被众人猜测的蜜月之地,一个人渡过了漫长而又寒冷的一夜。
  ……
  “吉尔菲艾斯,快给我汇钱来……”
  “莱因哈特?你在哪?”
  “巴黎……”
  “巴黎?你什么时候跑哪里去了?”
  “别问了,快给我汇钱来!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……”
  “什么?那你现在在哪里?”
  “大街上……”
  “什么!你为什么不去宾馆?”
  “没钱……”
  “笨蛋!你马上去星河宾馆。我会给你订好房间的!钱也会让他们转交给你!你总该带护照了吧?”
  “嗯!”
  “好!你快过去吧!真是的!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……咔!”吉尔菲艾斯的抱怨因为莱因哈特电话费的用完而中断了……而地球的另一方,回响着莱因哈特的怒吼:“死飘飘!!为什么不提醒我带钱!!!”
  巴黎时间凌晨2点24分,莱因哈特终于住进了星河宾馆。
  
  
  
  另:
  “啪!”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莱因哈特的俊脸上,
  灵:哭~~~小莱的脸啊!他们不心疼,我心疼啊!!!!
  众人:怒!你是作者!这一巴掌要找你算账!!!
  灵:啊?这个……哈哈……为了爱情,哈哈,牺牲一下!牺牲一下!
  
  第二天,莱因哈特并没有来找希尔德,只是每隔半小时不断的打电话来确认希尔德还在巴黎。不用问,电话号码是飘飘“出卖”的。当电话第N边响起时,希尔德终于忍无可忍的接了起来,劈头骂道:“放心!今天天气不允许飞机起飞,我跑不了的!!!”
  “真的?”那边传来嘶哑的声音。
  “没错!”话说完,希尔德终于发觉莱因哈特的不对劲,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  “没什么!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呢!”声音真的很难听,“你今天真的不会跑?”
  胸口一震,一股酸酸的感觉萦绕在胸口,说不出什么感觉。犹豫了老半天,希尔德再次问道:“你生病了?”只有这种可能了。
  那边沉默了一会,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回答:“嗯!有一点发烧。”
  “怎么搞得!”希尔德反射性地问道。话一出口就恨自己干嘛多管闲事!
  “昨晚……昨晚冻到了。”
  “啊?”希尔德马上想起了小孩子,忍不住地笑出声。
  “你……有什么好笑的!”那边好像有点生气了。
  “没,没什么!”希尔德止住笑意,“你还好吧?”
  “不好!”那边索性耍起了脾气,“很难受,连药都没有。”
  “什么!你还没有吃药!”
  “喂!你很吵啊!我哪来的药?”
  “你……你在哪!”这边终于沉不住气了。
  “星河宾馆9541号房间。你快点来!”
  “你……”你还登鼻子上脸了!我就不去你能怎么样?想是这么想,但是希尔德还是赶了过去。
  
  等到莱因哈特睡下,希尔德终于松了一口气。真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小孩!简直太胡闹了!再看看被他握紧的手,希尔德再叹了一口气,要照顾他一夜吗?
  看样子,别无他法。
  细细的看着沉睡中的狮子,希尔德沉醉了。如果说对他没感觉,简直是在胡说!第一眼开始,心就沦陷了。但是……这么霸道的人,真的适合她?
  不知不觉中,如天使般安详的睡脸回答了希尔德。
  “也许,适合吧!”带着这份心情,希尔德笑着入梦了。在梦里,她是不是梦到了星海中的光芒?^-^
  
  也许是身体原因,也许是环境问题,莱因哈特的高烧持续了好几天。看着医生来来往往,希尔德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。她半步不敢离开他的身边,看着他汗水淋淋的面孔,心中的恐惧快要逼疯了她!看着被握得发白的手,希尔德更是只想哭。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失去一个人,是如此的痛苦。
  “快醒醒啊!你不是说要娶我吗?”希尔德对着他轻轻地说着。
  快点醒过来啊!
  一觉醒来,莱因哈特觉得舒服多了,再看看趴在床边的人,他更舒服了!这是不是表示自己有希望了?
  “莱因哈特,你好一点了吗?”希尔德醒过来,看到莱因哈特立即问道。
  “没有!”莱因哈特满意的看着希尔德迷茫加担忧的表情,“我饿了!”
  “哦!我马上叫早饭!你等一下。”希尔德急急忙忙去打电话。
  莱因哈特诧异的看着希尔德,不明白一个晚上怎么世界全变了。事后,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昏迷了五天。感谢这场发烧,希尔德和莱因哈特的关系终于有了进展。希尔德不再敌视莱因哈特,两个人坐下来好好的谈了谈。最终,在莱因哈特近似于“死缠烂打”的威胁下,希尔德顺水推舟的同意先交往看看。但是,她还是没想到,她再一次被出卖。
  
  
  希尔德早就该料到,莱因哈特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。但是,她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!
  在他们交往二十三天之后,莱因哈特忽然把她叫了出来。地点还是星河餐厅。
  自打进入餐厅起,希尔德就觉得心慌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。
  两个人沉默的吃着饭,破天荒的,谁也没有说话。吃吃吃……终于,有人受不了了!
  “表姐!你也在啊!”飘飘冒了出来。
  “飘飘?”希尔德很是吃惊。
  “你就是追表姐的莱因哈特吧?”飘飘毫不客气地坐下,装出不认识莱因哈特的样子。莱因哈特斜了她一眼,很不屑的表情。飘飘回瞪了过去:我在帮你!于是,莱因哈特妥协的“嗯!”了一声。
  “那好!我问你!”飘飘一幅正义凛然的样子,“你爱我表姐吗?”
  ……一只乌鸦优雅的从上空飞过……
  “喂!我问你呢!”飘飘使劲地瞪着他:快点回答啊!
  ……两只乌鸦优雅的从上空飞过……
  “那个……”飘飘的冷汗都下来了,“你想娶我表姐吗?”
  “当然!”这次他立即回答了!
  “那就好。”飘飘可算松了一口气,然而,回过头来看到表姐那幅恨得牙痒痒的表情,冷汗再次冒了出来,“那个,我想,莱因哈特大概有些害羞!”结果,莱因哈特瞪了她一眼,而希尔德幸福的微微一笑。
  “那好!”飘飘豪气地一拍桌子,“我们来干一杯!!”(内心:555,我的淑女形象啊!!)
  酒过三巡,毫无防备的希尔德终于被两个心怀叵测的人灌醉了!
  “嗯,莱因哈特哥哥,现在怎么办?”
  “你说呢?按计划!”
  “哦!”
  暂停一下,某灵擦个汗先~~~各位下面千万不要打我!!!
  
  “先生,这位小姐好象喝醉了……”九哥很为难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。
  “老大!你管那么多干嘛!就是趁着她喝醉了才能办事啊!”飘飘跺着脚催促道。
  “咳咳!那个,飘飘啊,你这让老大很为难啊!”
  “老大~~你最好了!”飘飘开始撒娇,“你难道忍心拆散一对真心相爱的人吗?你一定不会的!像你这样温柔善良的人是不会做这种残忍的事情的!你看,我特意跑到你在的婚姻登记机关来呢!因为我知道,你一定会成全他们的!老大~~~你最好了!!”
  “咳咳!你这丫头!”
  “老大答应了!莱因哈特哥哥,快点签字吧!”
  “等等!我还没……呜!呜!……”
  “老大!先来吃块喜糖吧!你可是第一个吃他们喜糖的人!”(这个时候看出动作敏捷的作用了!各位,加强身体锻炼吧!!)
  “我签好了!该希尔德了!”莱因哈特冷静地说道。
  “来!表姐!签个文件!对!乖啊,在这里!好了!”^-^飘飘连哄带骗得把希尔德搞定了!
  嘿嘿……^-^
  事后?哎呀!事后就不属于咱们“求婚”的范围了!那是婚后生活啦!
  不过呢,据说,婚礼如期举办了。两人过起了甜蜜的生活。
  
  另:
  希:亲爱的,你在干什么?
  莱:签名!
  希:啊?
  莱:欠飘飘的签名照!
  希:你要签多少啊?
  莱:本来五百张,约会一天!不过,上次你整了她以后,她就取消了约会,但是增加了五百张签名照!
  希:……
  另一边:
  艾米尔:姐姐,你笑得好恶心啊!
  飘飘:一张是500元,一千张就是五十万啊!我发了!!!哈哈!!!
  
  
  —完—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