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licia's Wonderland

穿梭于现实与仙境之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 咳咳!希望达到这个境界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火之心  

2006-07-29 20:02:55|  分类: 凌波舞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6年1月18日


  
火,古老而神圣。从宇宙诞生那一刻起,它便存在。
火,孕育着生命。冷酷的背后,是它独有的方式。


火圣女

我是从火中出生的圣女。
这是我自出生知道的第一件事情。
因此,自打我记事起,我便独自居住在圣殿内,忠心耿耿的侍奉着火王和圣火。根据火的占卜,我来宣布是战还是和;根据火的决定,我来执行是生还是死……
我不会有任何朋友,因为族人们对我只怀有崇拜和畏惧。愿同我说话的,只有火王的塑像和他。
从我第一次单独守夜起,他就无声的来了。他告诉我,他是长老们派来传授我智慧的,但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虽然那时我只有八岁,但是我早已明白族规的严厉性。因此我一直恪守着这个秘密。而他也总是无声的来,无声地去,像个影子。不过,他可是个多学的影子。族内族外的风俗人情,天上地下的千罗万象,直至深海的奇闻轶事,他都了若指掌。有了他,我才有了心。
夜,已笼罩大地。外面一片漆黑,唯独圣火还在燃烧。这已燃烧了几千年的圣火,活像一个跳动的心脏,千年不变的发出同一种声音,在呼唤?抑或在呐喊?我可以看到这颗“心”在流血,好多好多的血,那火光遍及之处全是鲜血染红之处!这血,是谁的?
一丝温暖从身后传来,他来了。
“凤,你在想什么?”他问道。凤,是他擅自给我起的名字。这也是我们之间的秘密。族人没有给我名字,他们只称我为“火圣女”。在他们看来,只有火王才有资格为我命名。
“我在想,圣火在流血。”我可以对他说出所有我想说的,不需要有任何顾忌。
“这血是几千年来族人的血。有无辜者的血,有愚昧者的血,有勇士的血,有殉道者的血……也许,哪一天,还会融入你的血。”
“有什么办法能让它不再流血?”
“……这要问你自己。”他的声音不似平常,有了迟疑和……一种奇怪的情愫。
他啊,总让我捉摸不透。


祭品

第二天,当我即将走入神殿时,一位老妇扑了出来。吓坏了一群卫兵。
老妇跪在我的面前,厉声哀求道:“圣女,请您可怜可怜一位母亲吧!我老年得子,膝下只有这一个孩子啊!他才八岁,还无法去侍奉火王啊!请您不要把他献给火王……”
我漠然地听着。这是第几次了?我早已忘冷却。
卫兵将老妇拖了下去,她的哭喊仍传入我的耳中:“圣女!我来代替我的孩子,求您放过他,让他活下去!……”
我忍不住地看了她一眼,迎上的是一双绝望又带着几丝乞求,痛苦又添入几分哀怨的眼睛。
我的心,碎了。
母亲,我的母亲……
我的记忆中,没有母亲的样子。因为我是从火中诞生的“圣女”!火王就是我的父亲、我的母亲、我的兄弟姐妹、我的爱人!我的一切!!
我看看火王的塑像,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!灰色的,不带半点温度,空洞的注视着人间的一切。这就是我的母亲的眼睛?这样的一双眼中会不会有悲伤,会不会有绝望?而这双眼睛的主人,会不会像那老妇一样,为了自己的孩子连性命都不要?
我的心,在滴血。母亲,我的母亲啊,你可知道你的孩子在孤独,在寂寞,在无助?
今晚的火光尤其的红,火心跳得更快了。天啊!这是怎样的空气啊,我要窒息了!


来访者

西方部落的首领来访了。
他是来迎娶族长的女儿的。联姻,取得火种。
两位族长一定“谈”得相当愉快,因为当晚西方族长便来守夜了。根据火族的传统,被承认的外来的女婿、媳妇要为火王守夜,以现忠心。
当西方族长出现在我的面前时,我真的惊呆了。从没有见过如此的美男子,我以为所有的族长都会和我们的族长一样,即阴险又丑恶!这也解答了我的疑问:难怪婚事会这么快定下来,一定是刁蛮的公主不依不饶了。可怜的牺牲品!
夜,很长。
圣殿里只有我和西方族长。在这种时候,他,是不会来的。
看看英俊的男子,他黑色的眸子正紧闭着,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忽然,我很不甘心,不甘心这英俊、轻灵的男子要陷入污秽的命运中。我承认我在嫉妒那刁蛮的公主,因为她可以拥有这男子,而我,圣女,是没有爱情的。
不,我只能爱一座雕像。
“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我问道。过后才惊觉自己太多嘴。
西方的男子看向我,眼中有着明显惊奇。但是他仍然微微一笑,说:“为了火,为了族人。”
我的脸,好烫!原来,他的笑,美得足以慑人心魄。
“这种话可不该随便说。”我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黑色的眼眸。
“我信任你。”
“这也是手段吧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么,”我抬起头看向他,“我也可以信任你?”
他再次愣了一下,仍很快地回答道:“当然!”
我吸了一口气,我知道我将迈出毁灭的一步:“告诉我,我的父母是谁?别告诉我是火王。我才不信这种谎言。”这个问题,是一直陪伴我的“他”都不敢正视的。
西方族长犹豫了一会,终于开口了:“不能完全说你是从火中诞生的。听说,你出生的那一天,圣火格外的亮,火光映红了半边天,连我们部落都瞧见了。一团火球在空中盘旋片刻后,便消失在你家……”他猛地打住了。
“我家?”
他用忧伤的眼神看着我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“家?我的家?原来我有家啊!”泪水滑了下来。“那么我的父母呢?”
“……”他沉默了很长时间,似乎在寻找措词,可惜应该是没找到,“被火王召回去了。”
召回去?身为火圣女的我,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!“为什么?难道只因为他们生了我,就要被活活烧……”
他一把捂住我的嘴,“嘘!不是烧死了,而是被召回去。”
谎言!这不过是刻意的安慰!我的泪如雨下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眼里火光是血红色的,因为这里面还有我父母的鲜血啊!
世界变得模糊起来,朦胧中依稀可见火在跳动。我竟有些憎恨起这无情的火,不,是我的族人们!他们没有火的热情与奉献,他们有的只是火的冷酷无情,一种如火般只知燃烧木炭的冷酷无情!


心的温度

在我的面前,放着一颗人头。是西方族长的头颅。
联姻的魅力还是敌不过吞并的诱惑。公主的刁蛮并没有挽救夭折的恋情。
来自西方的男子啊,我们连彼此的名字还不知道,你又可知我的心已许给了你?呵呵,这种时候再说这种话,还有什么意义?
人,已逝。心,已灰。
我向圣火望去,看到一颗心慢慢的破裂,浓郁的鲜血流了满地。怎么?火王也在难过吗?
我顿时吓了一大跳,火王难过?他会有心?怎么会呢!我嘲笑着自己。
可是……那颗心,是冷的还是热的?我惊奇于这奇怪的想法,可是,我更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。
手,慢慢的靠近圣火。
一点,再一点。
“哎呀!”手立即缩了回来
好烫!
火之心,是滚烫的。不是无情的冰冷!


凤凰涅磐

他终于来了。“你怎么没有哭?”
“为什么要哭呢?即便我哭得天崩地裂,又能如何?他会活过来吗?”
“不会!”决不拖泥带水的回答,实在是刺耳的很。“你现在最想做什么?”
“把火种散布给每一个人。”
“即便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?”
“对!”
“那么孩子,看着我!”黑色的袍子掀起,露出的是:红色的鞋子。红色的衣服,红色的长发,红色的眼眸。这种红,不是血红,而是明晃晃的红,是那种可以点燃人心的红!
“孩子,告诉我,火之心是什么?”
“被掩盖的热!我们火族人的自私掩盖了火本有的热情。他们只知道火在无情的燃烧,而不知火其实是炎热的。”
他笑了,“连火都无法温暖他们的心,那么,你,火圣女,可愿意打破这牢狱,散布真正的火之心?”
“我愿意!”
火,吞噬了我的身体。我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。这是必须的代价吧?好热!好痛!慢慢的,意识涣散开来,然后再凝聚。疼痛感消失了,取代的是想飞的感觉!
对!飞起来!翅膀阿,展开吧!让我翱翔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!
羽毛,一片一片脱落。点燃了孩子的希望,映红了母亲的笑脸,烫红了父亲的眼眸。大地上,火光点点。这是久违的幸福。
最后一片羽毛也脱落了。凤,消失在火中。直到最后一刻,我也没有后悔。
因为,我的心是真正的火之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